中企走出去,哪里“风险”高?

发布日期:2021-06-18 08:40:58来源:中国贸易报作者:张凡
目前中国企业存量预计为7000万家,但真正成功走出去的企业只有不到4万家,不足万分之四。这意味着中国企业走出去面临缺信息、缺资金、缺人才、缺人脉、缺风险管理、缺全球救援的困境,尤其是中小企业走出去的“风险识别、安全保障、纠纷化解”等难题更是长期以来的“痛点”。

目前中国企业存量预计为7000万家,但真正成功走出去的企业只有不到4万家,不足万分之四。这意味着中国企业走出去面临缺信息、缺资金、缺人才、缺人脉、缺风险管理、缺全球救援的困境,尤其是中小企业走出去的“风险识别、安全保障、纠纷化解”等难题更是长期以来的“痛点”。为解决这些问题,《2021中国企业走出去全球风险版图》《2021中国企业走出去全球供应链风险版图》《2021中国企业走出去全球公共卫生风险版图》等风险版图在6月17日举办的2021中国企业走出去风险发布会(第七届)上发布。

我们对此进行整理,以期对中国企业走出去有所帮助:

1 《2021中国企业走出去全球风险版图》

亚洲

整个亚洲局势由于伊核问题、巴以冲突、南海局势、印太战略、缅甸动荡、印度的疫情失控与风险外溢以及大国多方博弈的叠加,使得亚洲地缘政治关系复杂化进一步加剧,亚洲各区域投资的安全风险显著增加。

疫情的反复使得亚洲驱动全球经济复苏的预期遭遇挑战,贸易、旅游明显萎缩,主要新兴国家经济复苏仍低于预期;印度、柬埔寨等遭受疫情冲击严重的国家出现大面积停产、停工,经济下行风险急剧上升,相关国家产业链、供应链发展中断或停滞的风险进一步累积。

区域地缘政治复杂及疫情爆发导致安全形势恶化和安全风险的增加。西亚战争及恐袭击风险显著增加;东南亚安全局势因海洋权益竞争冲突而有所紧张;缅甸政局动荡、社会环境难以好转,安全形势令人忧虑;南亚新冠疫情爆发导致的医疗资源紧缺容易引发失序、混乱,存在安全风险。

受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亚洲地区卫生风险较高;南亚已成为第二个“震中”,医疗资源和卫生防疫物资短缺,疫苗接种率低、卫生防控趋于疲软,印度疫情恶化和大规模外溢,极易出现对南亚及周边国家疫情产生难以估量的严重影响。

大洋洲

总体来看,大洋洲的综合风险受地缘政治、选边站队及疫情影响十分严重,中澳关系短期内改善无望,严苛的投资审查进一步加大了澳大利亚政治与营商风险;受经济衰退与财政赤字恶化影响,澳大利亚债务风险显著增加。

在政治方面,强化外资安全审查与经济政治化升级,澳大利亚政治及政策性风险急剧攀升,中国企业赴澳投资风险显著。

同时,澳大利亚对华出口显著减少加重了其经济衰退,加之财政赤字恶化影响,澳大利亚经济风险显著增加。其余国家受疫情叠加影响,经济脆弱性更加凸显。

由于新冠疫情的持续爆发,大洋洲的旅行风险较高,目前国际出行未恢复。

美洲

从综合风险来看,新冠疫苗接种率提升似乎有利于刺激美国经济复苏,但内部党争不断、民粹主义高涨及多边主义政策调整等,导致美国政策变化不确定性持续增加。拉美大国疫情爆发继续挑战区域的政治和经济稳定性;疫苗接种未达规模,社会经济生活恢复正常尚需时日。部分国家强力救助计划导致政府支出和债务水平飙升,拉美国家政府治理风险进一步恶化。

具体来说,大国之间的政治博弈形势复杂多变,对地区和全球产生较大影响。全面竞争性对抗导致美国政治风险进一步上升,加拿大、拉美国家政治风险亦因此有所增加。

美国安全局势堪忧,针对性的种族歧视与恐怖主义时有发生。部分拉美国家则会因政局动荡、经济问题而面临更严峻的社会治安局面。

在公共医疗卫生方面,疫情风险持续居高,美国医疗卫生系统负重运行。部分拉美国家经历多波次疫情冲击,公共卫生形势加速恶化。

非洲

总体来说,当下严峻的疫情形势导致多国政治稳定和环境安全受到挑战,部分依赖能源和旅游、交通、酒店业的国家陷入经济困境。尼日利亚政府债务情况进一步恶化,由于资金汇回和外汇兑换政策不稳定,外国投资者风险增大。埃塞俄比亚提格雷州安全危机持续发酵,该国政治、经济和疫情前景阴云难消,工业园出口大幅下跌45%。赞比亚大选竞争激烈,可能导致局部暴力冲突,进而导致经济衰退及商业环境进一步复杂化。同时,乍得总统突然死亡使得该国政局前景不明,进一步增加了该地区的政治风险及其严峻性。

受疫情拖累,该地区经济陷入严重衰退并且经济投资贸易风险较大,外来投资遭遇双位数下降,经济恢复低于全球平均水平。粮食供应短缺及大宗商品价格上涨风险,推升通货膨胀预期。

而疫情的蔓延进一步恶化该地区安全局势。同时,受到恐怖主义、政治冲突、经济困境、就业不足及极端思想的多重影响,一些国家恐怖袭击和刑事犯罪交错上升,几内亚湾海盗袭击活动、尼日利亚绑架劫持事件显著增加,大部分国家的安全风险增大。

与此同时,非洲的医疗卫生风险也广受关注。本地区的医疗卫生基础设施整体薄弱,卫生风险在新冠疫情及其它流行病的打击下仍然维持高水平。疫情最严重的前10个国家分别是:南非、摩洛哥、突尼斯、埃塞俄比亚、埃及、利比亚、安哥拉、肯尼亚、阿尔及利亚和加纳。

欧洲

欧洲地缘政治风险波澜不断,疫情拖累区域经济恢复,部分欧洲国家营商环境风险增大,安全形势存在隐忧。反复封城严重制约了跨国旅行;疫苗供应与接种率问题突出,公共卫生形势难言乐观。

首先,欧洲地区的政治风险显著增加。德国秋季换届选举结果较难预测,英国脱欧过渡期结束,苏格兰独立公投、北爱尔兰留欧等问题继续发酵,中东欧地区受欧盟、美国和俄罗斯的交叉影响明显。美俄间的博弈或将拉开新一轮对俄制裁的序幕,乌克兰局势升级使区域地缘政治风险进一步增加。

欧洲经济受疫情影响显著,欧盟主要成员国恢复迟缓,经济风险存在较大隐患,经济形势有着较大的不确定性。

企业十分关注的营商环境风险,在欧洲由于民粹主义和极端主义升温加速,投资审查力度加强,部分欧洲国家风险增大。多国采取封城防疫措施,服务业企业面临严重的破产危机,撤销救济方案会进一步增加企业破产和坏账风险。

同时,欧洲的疫苗供应、接种率等问题仍然突出,部分国家医疗卫生系统依然堪忧。疫苗护照和夏季开放计划难言乐观,欧洲卫生风险严峻。疫情较为严重的国家主要有:法国、意大利、西班牙、德国、波兰、捷克、荷兰、罗马利亚。

2 《2021中国企业走出去全球供应链风险版图》

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反复爆发,严重冲击了全球供应链网络;地缘政治变局与国际经贸规则争端,多维度挑战了全球供应链的既有格局;中美竞争升温,深度影响全球供应链调整的力度。泛国家安全化的政治干预进一步扭曲了供应链自我调节的机制,影响全球供应链的因素空前复杂。面对贸易保护主义与疫情阻隔的持续挑战,全球供应链网络运行效率显著降低,但区域化、本地化、多元化调整的预期变得强烈。中国企业走出去所面临的政治、经济、合规、物流、人员等供应链风险显著增加。

政治风险:大国博弈必然加剧产业链的安全竞争,对供应链的调整会产生连锁反应,部分国家的供应链出现被迫中断的风险。疫情刺激了民族主义快速抬头,美国、欧盟、澳大利亚等国政府已经采取专项补贴、针对性立法和更为严苛的外资国家安全审查等多种措施,促使供应链回流。疫情还诱发了基于公共卫生政策的多项制裁与临时出口管制,部分行业的供应链被迫休克或受到严重影响。

经济风险:多国采取强力救市计划与封城防疫措施,但反复停工、停产及需求萎缩,增加了生产和服务类企业的破产风险,供应链风险随之累积,区域性调整被迫加速。

合规风险:供应链数字化使得网络安全与知识产权的风险持续增加,导致企业将面临政府法规多变、合规监管趋紧的长期威胁。

物流风险:供应链安全受到疫情封闭措施的空前威胁,疫情迟滞了海运、空运等主流跨境运输方式,货物交付周期大幅延长、企业运营成本持续攀升。

人员风险:疫情进一步加剧了区域性劳动力短缺和不平衡,人员流动限制与人员安全风险拖累了全球供应链网络的运行效率。

3 《2021中国企业走出去全球公共卫生风险版图》

关于全球公共卫生风险版图, 新冠疫情全球大流行进入第二年,疫情反复爆发导致边境封锁及跨境(区)交通中断,病毒不断变异,病毒溯源难、传染性强、变异强、反复爆发等特性凸显。疫情发展也十分迅速,各国局势变化多端。

目前许多国家已经经历了几轮来自新冠疫情的考验,尤其是欠发达国家和地区基础卫生条件短期改善无望,医疗系统持续超负荷运行, 个别高风险国家,由于基础治疗设备严重短缺,医院收治能力严重不足,根据世界卫生组织最新关于新冠疫情的发布,印度等国疫情严重,也由此加剧了传染性。

全球对于疫苗的研发和生产已经取得了相当的成功,但是全球疫苗研发、生产、分配的国际协调能力不足,个别国家超量囤积加剧了全球疫苗短缺的矛盾。另外公众对疫苗接种的有效性和必要性的认知有待提升,全球疫苗接种率极低,远未成群体免疫屏障。

值得注意的是,“一带一路”国家和地区的公共卫生风险突出,中国企业和公民虽然可以参加“春苗行动”,但疫情防控不可掉以轻心。中资企业以及其在境外的员工依然要加强疫情防控的举措和意识。

值得注意的是全球疫情的持续、已在多个国家和地区对公共卫生造成系统性风险。部分国家发生的排外事件、失业率上升、民粹主义思潮抬头等导致社会治安形势恶化和安全风险增加。需要重点关注的国家包括: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加拿大、德国、意大利。

区域流行疫情风险仍不容忽视。造成的严重公共卫生威胁不可小觑。地区性高致死率的传染病主要包括:登革热、疟疾、霍乱、埃博拉、麻疹、黄热病等。

登革热:东南亚地区菲律宾、泰国、越南、柬埔寨、斯里兰卡等国为高发,拉美地区巴西、玻利维亚、洪都拉斯、墨西哥、阿根廷等国多发;澳大利亚也同样发生

疟疾:安哥拉、马达加斯加、印度尼西亚、津巴布韦多发;

霍乱:也门、埃塞俄比亚、莫桑比克、喀麦隆、肯尼亚

黄热病:埃塞俄比亚、尼日利亚、南苏丹;

鼠疫:越南、缅甸、马达加斯加、巴西、秘鲁、蒙古。

国家基础卫生保障风险加剧,因战乱、经济落后、气候环境恶劣等的影响,加之较低的公共卫生意识、洁净饮食供应与有效医疗资源严重不足,不发达国家的公共医疗系统和社会韧性受到极大的挑战,公共卫生风险将持续维持较高水平。以上说明了在一些国家和地区,公共卫生风险依然高企。在这些国家的投资和项目亟需全面的风险评估和详尽的手段来避免风险发生。

免责声明:文章为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010-67801626)删除。
分享到

公告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