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有矿也心慌,盘点那些让中企“欲罢不能”的经典海外矿藏

发布日期:2021-03-15 09:05:24来源:矿业汇作者:
中企在海外淘金挖矿也有运营风险!如果依赖于海外重资产换得高额利润,也将不可避免地受到外国政府、决策、法律和市场的影响。

手里有矿是矿山企业的一大追求,有实力的矿企都不止步于国内矿产资源收纳,纷纷向海外资源进军。然而中国企业在海外淘金挖矿也有运营风险!如果依赖于海外重资产换得高额利润,也将不可避免地受到外国政府、决策、法律和市场的影响。

盘点一下中企在海外“难啃”的矿产资源。

一、矿权延期受阻——紫金矿业波格拉金矿

波格拉金矿对紫金有多重要?

据紫金矿业2019年财报,黄金业务目前是公司最主要的财务收入来源和主要利润贡献点。2019年全年,紫金矿业生产黄金301.2吨,其中矿产金40.8吨,有8.827吨来自波格拉金矿的权益产量。

作为为公司净利润贡献最大的金矿,波格拉金矿在2019年为紫金矿业贡献27.95亿元的权益营收,归属公司净利润 5.27 亿元,净利润在公司六大核心金矿排名第一,占公司核心黄金板块净利约 30.4%。受波格拉金矿事件影响,紫金矿业2020 年的矿产金产量或会降至 37 吨左右。紫金矿业的财务公告显示,其位于塔吉克斯坦的吉劳、塔罗两座金矿将分别在2021年和2023年到期,另外还有多个金矿、铜矿项目的采矿权在2023和2024年到期。如不能及时获得续约,类似波格拉金矿或将重演,紫金黄金大佬地位或受影响。

二、超长拉锯战——几内亚西芒杜铁矿

几内亚的铁矿石资源非常丰富,其中有相当数量的富铁矿,品位高达56%~78%,可露天开采。目前,几内亚拥有两个尚未开采的世界级铁矿:西芒杜铁矿和宁巴山铁矿。两大铁矿也成为众多矿企争夺的最大的“奶酪”。多年以来,中铝费劲力气争取到了西芒杜铁矿矿权,中铝业绩也都向好,但危机并没有解除。

按照几内亚政府要求,西芒杜铁矿的4个区块的铁矿石必须通过在几内亚境内的铁路运输到几内亚境内的港口出口,必须在几内亚海岸新建港口,铁路线必须全部建在几内亚境内。

耗资大、周期长,变量多,几内亚西芒杜项目不确定因素太多,力拓最初投资预计为60亿美元,2014年,中铝力拓签约开发西芒杜铁矿总投资提高到200亿美元。若力拓和中铝接受西芒杜1、2区块,整个西芒杜铁矿总投资将达到400亿美元。

几内亚工业基础薄弱,是世界最不发达国家之一,开发西芒杜铁矿,是一场拉锯战。

三、“蛇吞象”并购遭“反噬”——天齐锂业阿塔玛卡盐湖资源

由于全球大部分锂资源储量在盐湖中,并且随着碳酸锂价格的上涨,盐湖提锂技术在不断突破的同时,成本也与矿山提锂拉开了明显差距,提锂的技术路线也因此发生了变化。盐湖锂资源开始成为矿企的抢占对象。SQM是全球领先的碘、锂、钾以及专用化肥生产商,其拥有多项矿产资源,其位于智利Salarde Atacama(阿塔卡玛)的盐湖资产是全球范围内含锂浓度最高、储量最大、开采条件最成熟的锂盐湖。

2018年5月,天齐锂业以65美元/股,总交易价款40.66亿美元(签署日汇率折算为人民币258.9亿元)的对价,收购全球三大盐湖提锂巨头之一SQM公司23.77%股权,从矿山锂向盐湖锂延伸。

虽然世界级资源拿到手,但却严重拖累了天齐锂业的业绩。由于高额的利息支出,使得天齐锂业利润大幅缩减。天齐锂业财务费用由2018年的4.7亿元增加至2019年三季度末的16.5亿元,叠加营收下降20%,2019年前三季度天齐锂业净利润仅6.2亿元,同比下降70%,归母净利润仅1.4亿元,更是同比下降90%。

综合以上,海外并购虽然对经济发展有很大的作用,但是由于我国现阶段的海外并购经验的不成熟,会产生很多问题。海外并购涉及针织分先、法律风险、财务风险和整台风险。中企在进行海外并购时,一定要慎之又慎。

免责声明:文章为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010-67801626)删除。
分享到

公告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