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牛30亿收购澳洲第二大乳企失败,中资赴澳“仅剩三天”!

发布日期:2020-08-31 09:11:34来源:晨哨并购作者:
澳洲媒体传出消息称,澳大利亚财政部长JoshFrydenberg将一票否决该交易。彼时,蒙牛表示,交易审批还在流程中。

等了九个月,蒙牛终究还是错付了。

8月25日,日本麒麟控股公司宣布,终止向中国蒙牛乳业出售澳洲子公司旗下Lion-Dairy&DrinksPtyLtd(以下简称“雄狮乳业”)合同,原因是交易迟迟未能通过澳政府的批准。

同一天,蒙牛乳业也发布公告称,一项条件未能于先决条件届满日期达成,终止收购雄狮乳业的交易。

而就在几天前,澳洲媒体传出消息称,澳大利亚财政部长JoshFrydenberg将一票否决该交易。彼时,蒙牛表示,交易审批还在流程中。

去年11月,蒙牛与麒麟控股达成了收购后者旗下澳洲雄狮乳业100%股份的交易,对价为6亿澳元(约合30亿元人民币)。

蒙牛称,终止股份买卖协议对蒙牛乳业营运、业务或财务状况并不会造成重大不利影响。

真的没重大不利影响?

从酿酒厂起家的澳洲第二大乳企

雄狮乳业的母公司是LionNathanNationalFoods(以下简称Lion)。后者最早可以追溯到1840年在新西兰奥克兰成立的一家小酿酒厂。经过一个多世纪的扩张,到20世纪80年代末,该啤酒厂已经成为新西兰最大的公司之一,并更名为LionBreweries。1988年,LionBreweries收购新西兰最大零售商,形成新公司LionNathan,并在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交易所上市。

1998年,日本麒麟控股收购LionNathan16%的股份。2007年,麒麟控股又以26亿澳元收购澳大利亚牛奶和果汁生产商NationalFoods。

2009年,麒麟控股实现对LionNathan100%股权的收购,并将其与NationalFoods合并为LionNathanNationalFoods。

目前的Lion是澳洲最大的食品饮料公司之一,生产和销售一系列啤酒、葡萄酒、苹果酒、RTD和烈酒,以及乳制品和其他饮料(纯牛奶和调味奶、酸奶、奶酪、果汁和豆制品)。

Lion旗下拥有Lion-Dairy&Drinks(雄狮乳业)、LionBeerAustralia、LionNewZealand和LionLittleWorldBeverages四大业务。其中,LionBeerAustralia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啤酒生产商,LionNewZealand是新西兰最大的酒精饮料生产商。LionLittleWorldBeverages成立于2015年,专注于澳大利亚、新西兰、日本等之外的国际市场上的高端啤酒和精酿啤酒业务。

Lion旗下四大业务单元

据官网资料显示,雄狮乳业生产各式全脂奶、调味奶、改良奶及灭菌奶(UHT),旗下拥有品牌包括澳大利亚排名第一的Pura,DairyFarmers和Masters、BigM风味牛奶和植物盐基维他奶等。每年该公司从550多名澳大利亚奶农那里购买大约10亿升的牛奶,并在全国各地的果园中收购75000吨的水果。

作为澳大利亚排名第二的乳企,雄狮乳业是很有底气的,但是麒麟控股为什么要出售呢?

卖掉奶业,allin酒水

牛奶好喝且健康,但卖酒更赚钱。

从Lion业务布局就能看出,四大业务板块,三个都是酒类业务,其目的路人皆知。

自发力酒类业务以来,乳业业务在Lion的占比越来越小。根据麒麟控股的2019财年报告,Lion2019年实现营收2997亿日元(约合28亿美元),其中乳业的占比超过4成,但占比相比2018年进一步下降;2019财年,尽管乳业的销售依然强劲,但由于包括干旱在内的反常气候影响原奶的价格并导致供应中断,Lion的运营利润大幅下降至414亿日元(约合4亿美元),其中乳业的运营利润低到忽略不计,酒类业务贡献的运营利润占Lion的95%以上。

2019财年麒麟控股集团旗下Lion公司营收及运营利润

来源:公司年报

孰轻孰重,一目了然。

麒麟控股希望着力发展Lion的酒类业务,特别是精酿啤酒和高级精制啤酒饮料,并不断增加在该领域的投资。2018年,Lion相继收购两家英国酿酒公司Fourpure,MagicRock。2019年,Lion又买下美国第四大精酿啤酒厂NewBelgium。

Lion首席执行官StuartIrvine在收购NewBelgium的声明中表示,“麒麟已委托Lion负责其全球精酿啤酒战略,我们希望推动澳大利亚、新西兰和日本以外市场的增长。”

麒麟控股也在2019财年的年报中称,Lion将投资集中在啤酒、烈酒和葡萄酒细分市场,以发展其领先品牌和增强其在成长类产品中的品牌影响力。

在日本国内,麒麟控股也积极发展精酿啤酒。虽然精酿啤酒只占日本整体啤酒市场的1%不到,但是在日本四大啤酒公司当中,麒麟控股是态度最积极的企业。瞄准高价啤酒市场,由麒麟控股出资过半,与美国布鲁克林酒厂在日本成立的新公司,2020年2月在东京开设旗舰店。

同时,对于旗下的乳业相关业务,麒麟控股已开始剥离。2019年10月,Lion旗下的特色奶酪业务被出售给加拿大乳企Saputo,11月,又达成与蒙牛的出售雄狮乳业协议。至此,待雄狮乳业出售完毕,Lion旗下将只有酒类业务。

蒙牛需要“雄狮”助力成为“世界牛”

麒麟控股弃之如“蚊子血”的雄狮乳业,在蒙牛这里怎么就成了心头的“朱砂痣”呢?

值得注意的是,在去年11月宣布从麒麟控股手中收购雄狮乳业前,蒙牛71亿元对澳洲有机奶粉品牌贝拉米的收购刚获得澳大利亚政府批准。

加上此前通过富源牧业收购的BurraFoods,蒙牛在澳洲已经基本完成从奶源、到生产加工能力、到高端品牌的全产业链布局。

市场分析指出,对于蒙牛而言,雄狮乳业将为蒙牛带来产能扩大、核心产品品类和高端品牌扩充,同时带来更多海外优质奶源,和先进的冷链配送能力。通过此次收购,蒙牛将在大洋洲形成非常完整、有竞争力的区域业务,并与贝拉米奶粉业务形成互补,为满足中国和东南亚飞速发展的市场需求提前布局供应链。对雄狮乳业而言,可以借助蒙牛完善、高效的分销渠道,进入中国乃至东南亚及更多市场,充分挖掘提升自身增长潜力。

此外,买下雄狮乳业,对于蒙牛“双千亿”目标的实现也有益。

2017年,刚上任一年的蒙牛总裁卢敏放给蒙牛提出了一个目标:2020年,蒙牛市值和营收都达到1000亿。这是对标伊利的“五强千亿”:2020年,进入全球乳业五强,营收突破1000亿。

2019年,蒙牛实现营收790亿元,而伊利的营收已经突破900亿,接近“五强千亿”的目标。从市值来看,目前蒙牛市值仅1546亿港元(约合1368亿元人民币,截至8月28日收盘),而伊利的市值已经接近2500亿元。

无论是完成自身“双千亿”目标还是与伊利的竞争,蒙牛都压力山大。这个时候雄狮乳业的加入对于蒙牛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至于被监管否决,那真是蒙牛“时运不济”。

只剩三天

如果没有疫情黑天鹅的影响,蒙牛说不定可以完成这笔收购。

这笔交易在今年2月21日获得了澳竞争与消费者公署(ACCC)的批准后,就一直在等待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FIRB)的审查结果。

但是,今年3月,澳大利亚政府宣布临时修改外国投资审查框架,以应对由新冠肺炎疫情蔓延带来的经济影响,保护澳大利亚国家利益。

澳大利亚财政部长弗莱登伯格表示,根据《1975年外国收购与接管法案》管理的所有外国投资申请,无论其投资大小和投资性质,均须获得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FIRB)批准。本次临时修改将该法案规定的外国投资审批门槛降低至零澳元,从而确保澳大利亚政府可以监督所有拟议中的外国投资。

弗莱登伯格表示,在疫情期间实施的这些临时措施,对于维护国家利益是必要的,因为新冠状肺炎疫情给澳大利亚经济和商业带来了巨大压力。

7月底,澳大利亚政府公布了对外商投资审查制度改革的立法草案。

新规草案有两项重大改革,其一就是赋予财政部长最终拍板的权力,即使FIRB已批准某交易,如果财长判断某交易存在国家安全风险,那么财长可以一票否决FIRB的决定,或可以对外国投资者施加新的条件,另外在极端情况下财长被赋予迫使投资者出售资产的权力。

第二大改革重点就是,进一步收紧对于敏感领域投资的审查。按照草案,对该国关键基建、电信、国防及个人信息数据领域的外商投资,无论交易规模大小都将接受FIRB审查。

上述草案预计将于明年1月起正式实施,相关分析指出,澳方针对疫情推出的临时性审查措施预计将于今年年内失效,料与新规形成无缝过渡。

对此,德恒律师事务所周天石律师表示,面对新改革带来的更多审查程序和要求,“我们建议中国投资者(尤其是将要涉足国家安全性业务的投资者)对其保持高度关注,并在做出投资决定前咨询专业人士的意见以尽可能降低潜在的法律风险。”

另外,目前正值该改革方案的征求意见期,澳大利亚财政部已经公布了官方邮箱FIRBStakeholders@treasury.gov.au接收公共意见和反馈,截止时间为2020年8月31日。“我们也建议中国投资者或行业协会,在了解新审查制度的基本内容后,结合自身及行业的特点或聘请专业人士,积极对草案提出建议。这有可能对后续立法产生影响,可以在最大程度上争取中国企业今后的权益。”

只剩三天了。

免责声明:文章为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010-67801626)删除。
分享到

公告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