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里兰卡破产,在斯中资企业面临哪些困难?

发布日期:2022-07-12 11:07:39来源:中国贸易报作者:
斯里兰卡经济发展长期处于脆弱的平衡状态,造成其“高开低走”发展路径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四点。

据斯里兰卡总理办公室消息,当地时间7月11日上午,斯总统戈塔巴雅·拉贾帕克萨已通知总理正式宣布辞职。

近两个月以来,这个拥有2200万人口的印度洋岛国正面临严重的外汇短缺,燃料、食品和药品的基本进口受到限制,使其陷入自1948年独立以来最严重的经济危机。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网站7月6日报道,斯里兰卡总理宣布斯里兰卡已经破产,这场史无前例的经济危机将至少持续到2023年年底。

当地时间7月9日,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爆发大规模抗议活动。

据悉,今年5月,斯里兰卡财政部长阿里·萨布里就曾警告,该国目前的可用外汇储备不足5000万美元,而外债已经高达510亿美元,该国面临的经济危机至少还将持续两年。

随着局势升级,早在5月10日,中国驻斯里兰卡大使馆提醒在斯中国公民加强安全防范。

何至于此?

经济发展长期呈亚平衡状态

斯里兰卡经济发展长期处于脆弱的平衡状态,造成其“高开低走”发展路径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四点。

首先,斯里兰卡经济先发优势背后的殖民经济遗毒仍存。殖民体系下构建的橡胶、茶叶、椰子三大支柱产业的产品出口成为斯里兰卡主要的外汇来源,但也长期固化了该国的经济结构。1990年代斯政府曾在实质上实施经济自由化改革,但不仅没有使斯摆脱对种植园经济的依赖,还让该国被长期锁定在以服装、纺织品为主的中低端制造业及低级别服务业的分工框架内。

第二,传统两党领导联盟轮流执政下的效率折损对斯里兰卡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及外部投资信心产生负面影响。自独立以来,斯里兰卡形成了两大传统政党,即斯里兰卡自由党和统一国民党领导联盟轮流执政的局面。价值观与执政理念差异让两党在经济政策及发展战略选择上产生矛盾。例如,2015年斯政府更迭后,继任的西里塞纳政府便停滞了前任拉贾帕克萨政府签订的包括中国科伦坡港口城在内的多项外国投资项目,这不仅损害了各投资国的利益,也折损了斯里兰卡的发展效率。

第三,自然灾害与国家内部冲突阻碍斯里兰卡经济起飞与发展进程。

第四,经济不平衡的发展模式使斯里兰卡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具有脆弱性。一是斯里兰卡发展战略与当前能力匹配性较低。斯经济长期中低速增长,但内战和独立后建立的全民福利体系造成的庞大开支,使斯国内资源与发展能力难以满足其打造的成为“印度洋金融、航运和物流中心”的宏伟战略目标。二是斯里兰卡外部经济长期失衡。支柱产业低端化发展导致斯里兰卡的出口缺乏竞争力并经常面临贸易条件恶化风险,这使该国常年处于贸易逆差地位。三是在经济不平衡发展与预算赤字的双重约束下,斯里兰卡越发依赖外商直接投资、外国援助和商业贷款等外部资源,因此累积了大量主权债务。多年以来,斯利用内外部资源保持宏观经济的中低速增长,依赖出口、移民和海外劳工汇款、旅游业发展及“借新债偿旧债”等途径维系着债务平衡,但一旦出现全球经济波动、出口受阻或外资可得性减弱等情况,斯很难通过自我调整维持这种发展的平衡。

天灾人祸雪上加霜

2019年以来,恐怖袭击与新冠疫情的接连发生严重打击了斯里兰卡的生产、出口和旅游业。2019年4月21日,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等多地连续发生八起爆炸事件。2020年,新冠疫情暴发,在世界经济的凛冬之下,斯里兰卡利用内外部资源来维系的经济发展和主权债务的动态平衡最终被打破。在收入端,创造着该国70%外汇的出口不断下滑,贡献了国内生产总值(GDP)收入10%的旅游业濒临崩溃,劳工汇款与外援外资流入也大幅缩水;在支出端,疫情下公共支出增加造成预算赤字猛增,斯里兰卡卢比汇率的下跌导致占外债份额60%的美元贷款还贷成本增加,而内债扩张也挤占了外债偿还资源。而就在这种情况下,2021年,斯政府还推出了脱离该国实际的“100%有机农业”计划,其禁用无机肥料和农药的举措造成该国农业生产规模减少近50%,粮食短缺和食品价格上涨更是推高了该国的通货膨胀水平。因此可以说,当下斯面临着至少四重危机,即经济危机、粮食危机、货币危机和债务危机,而这些危机的相互影响与恶性循环,逐渐将该国推到了前所未有的“国家破产”边缘。

再陷债务危机

2021年底,斯里兰卡外汇储备一度降至16亿美元,而斯政府在2022年还需偿还约45亿美元债务,因此所谓“中国债务陷阱论”再次成为部分西方媒体炒作的焦点。然而,一国的债务问题是由长期内部风险积累与外部压力传导所致,与债权国的关系不大。

首先,疫情下全球市场与供应链的非正常运转导致斯里兰卡收支平衡被打破是其面临巨大偿债挑战的直接原因。其次,无论从何角度看,中国都不该为斯里兰卡的债务危机“背锅”。从外债份额看,截至2021年底斯里兰卡约有47%的贷款来自利率更高、还贷期更短的国际资本市场,而来自中国的外债仅占斯外债总额的9%;从偿债货币看,斯里兰卡60%的贷款都以美元计价,美元升值提高了该国的还贷成本;从债务主导性看,斯里兰卡具有独立的债务审批程序、风险评估和安排,历史上也从未有过债务违约,但该国对2021年的疫情管控与出口预期过于乐观,未能提前筹谋应对2022年的到期外债。从债务投向看,斯里兰卡确实将大量贷款投向了有益于长远发展但见效慢的基建领域,这在一定程度上造成其偿债能力的滞后性。但是,债务投向关乎斯发展模式的选择,与债权国及承包方无关。事实上,作为债权国中国也是斯里兰卡等国债务危机的实际或潜在受害者,需要双边合作加快对接国际标准,制定有利于双边资本、项目合作的规则,才能更好地保护彼此的利益。

目前,在斯里兰卡的中资企业面临哪些实际困难?

中资企业代表蔡阅(化名)通过语音电话介绍,他们现在面临各种物资短缺的困难,已经两个多月了。斯里兰卡国内动荡从4月份开始,负面反应接踵而至,目前生产和生活的物资都非常短缺。

以生活物资为例,目前水还是正常供应的,蔬菜也还能吃上。但是电力供应就很困难,同时大米已经断货。虽然企业有一些应急储备,但是正在想办法从国内调运粮食。

而对于生产物资来说,柴油的短缺很“伤脑筋”。正常情况下,企业在当地的柴油消耗量一天需要两万多升,应急储备的油量可以支持5天左右。但是最近几周,随着斯里兰卡停止接收燃料运输,现在柴油严重短缺。企业只能到处找油,东拼西凑,以保证生产。

蔡阅介绍,企业是要求员工不能外出,尽量呆在员工公寓。大家的情绪还可以,和国内亲友的联系是畅通的。企业在当地也外包雇佣了一千多名斯里兰卡的雇员,为了保障他们的安全,开设了十几条通勤专线,专车接送。

对于未来局势,蔡阅表示还不明朗,但认为可能会进一步恶化。如果严重恶化,会选择回撤。

还有70多个国家可能步斯里兰卡的后尘

众所周知,经济是全球化的,继斯里兰卡违约而后破产的事件后,肯定会有其他国家步入后尘,老挝正是其中之一,该国正经历着严重的债务危机。据媒体报道,老挝现金储备不断减少,通货膨胀不断加剧。

由于国家油价大涨和本国货币暴跌,这个拥有750万人口的东南亚国家正面临着燃料短缺加剧的痛苦和债务违约的风险。

穆迪副总裁兼高级分析师Anushka Shah表示,老挝正处于违约的边缘。并将老挝的信用评级下调至“Caa3”,理由是治理不力,债务负担沉重,外汇储备不足,无法偿还到期的外债。

惠誉评级此前曾下调该国的信用评级至“CCC”级,反映出其违约的可能性。

据悉,老挝基普兑美元在过去一年中下跌了36%。同时,老挝国内正面临着最高通胀,6月该国通货膨胀率同比上涨23.6%,创22年来最高水平。

叠加美国加息的影响,新兴市场国家正承受着较大的货币贬值压力,进口商品价格上涨,加之油价飙升,导致发展中国家面临债务负担沉重、收入疲软、现金储备不足等诸多困难。

不断贬值的货币使老挝难以获得足够的燃料,供需缺口加大,人们在加油站门口排起长队。据当地媒体报道,老挝每月需要购买约1.2亿升燃油才能满足国内居民使用需求,然而目前进口商燃油进口量仅为2000万升。

总之,由俄乌冲突引发或加剧的粮食、燃料和金融危机可能会使较贫穷国家发生动荡,将导致70多个国家步斯里兰卡的后尘发生债务违约。

免责声明:文章为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010-67801626)删除。
分享到

公告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