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招 | 尼日利亚安全风险态势及在尼投资风险防范

发布日期:2023-01-05 10:50:48来源:中国投资参考作者:徐舒扬 王璟璇
针对尼当前紧张的安全局势,建议在尼投资企业从项目管理、信息收集研判、员工管理等方面切实加强管理和防护。

[本网已获中国投资参考授权转载发布。]

导读

●近年来尼日利亚整体安全风险态势

●尼三大武装暴力事件发生规律分析

●我企业在尼投资面临的主要安全风险

●在尼投资安全风险规避建议

内容提要

近年来尼日利亚国内安全风险不断提升,对我中企在尼项目及员工人身安全构成极大威胁。武装暴力事件是尼国内最突出的风险,主要分为恐怖袭击、民兵武装和农牧冲突三类。数据分析发现,各类事件体现出一定的时空特征。目前,我企业及公民在尼主要面临风险为来自民兵武装的绑架和社区用地抗议。针对尼当前紧张的安全局势,建议在尼投资企业从项目管理、信息收集研判、员工管理等方面切实加强管理和防护。

关键词

● 尼日利亚

● 国家风险

● 投资安全业

尼日利亚位于西非东南部,是非洲第一人口大国,2021年总人口2.11亿,也是非洲第一大经济体,2021年GDP达5140亿美元。商务部对外投资合作国别(地区)指南指出,尼日利亚是中国在非洲第一大承包工程市场和主要投资目的地。据国家信息中心中企海外项目库监测,2013年以来中企在尼共承建92个工程项目,其中2021年以来新签或中标项目28个。近年来,尼国内安全局势不断恶化,据德国海德堡大学国际冲突研究所《全球冲突晴雨表》显示,尼本国安全冲突风险一直为最高级别。本文分析国家风险中十数个主要因素中的安全风险。安全风险是指民众抗议、武装暴力、恐怖袭击、族群冲突、抢劫绑架等威胁安全生产和人身安全的风险。对于中国企业而言,尼日利亚国家风险主要表现为安全风险。本文运用大数据技术,综合宏观经济、互联网舆情、风险事件、气候与自然灾害等多维数据源,对尼日利亚安全风险发生规律进行分析,发现部分安全风险事件与地理位置、气候季节变化、经济运行状况具有关联性,在尼中企或可参照风险关联指标预警和规避在地化经营的安全风险。

近年来尼日利亚整体安全风险态势

一是近年来尼安全风险呈不断上升趋势。通过对全球冲突事件数据库Acled数据分析发现,自2017年以来,尼国内农牧冲突、恐怖袭击、民兵武装、民众抗议等安全事件呈不断上升趋势。特别是2020年风险事件数大幅提升,同比上涨55.65%,2021年风险事件数再次增长10.01%。自2020年新冠疫情全球爆发以来,尼多项经济指标加剧恶化,失业率突涨、食品严重通胀、货币贬值等,或成为安全风险升高的重要因素。2022年以来,尼CPI增速与食品类CPI增速再度上涨,且暂未发现缓和迹象,2022年1月至10月,尼共发生3556起风险事件,同比上升18.3%,死亡人数基本持平。


二是武装暴力事件成尼国内最突出的风险。尼民间轻武器高度泛滥,任何人都可以利用武器实施犯罪,致使各类武装暴力事件频发。2017年1月至2022年10月,尼总体安全风险事件中,武装暴力事件占比66.76%。其中,基于已明确的风险事件主体,暴力事件主要集中于民兵武装、恐怖袭击、农牧冲突三类,三类事件占尼武装暴力事件比例分别为27.73%、23.36%和11.86%。此外,身份不明的武装人员发起的武装暴力事件占比37.05%。六年来尼武装暴力造成的死亡人数共计41820人。

三是尼恐怖袭击风险外溢,针对公民的绑架事件增长明显。尼恐怖组织主要分布于东北部的博尔诺州,但近年来开始向尼日尔、约贝等州外溢。同时,近年来绑架事件在尼日益猖獗,2020年尼绑架事件同比增长165.63%,2021年同比增长71.51%。绑架主要集中于卡杜纳、尼日尔、卡齐纳、博尔诺等州,同时夸拉州、奥贡州、伊莫州等此前相对安全的州进来绑架事件大幅度增加,当地外资企业和人员成为武装袭击、绑架等目标的风险进一步增加。

四是我国媒体和网民高度关注在尼投资安全风险。互联网大数据分析发现,国内媒体和网民对在非洲投资最为关注的前五个国家为南非、肯尼亚、尼日利亚、埃及和埃塞俄比亚。2022年8月-10月,国内媒体和网民讨论在尼投资相关信息30550条,其中提及尼安全风险信息5920条,占比19.38%。绑架、恐袭、种族冲突是提及量最高的三类安全风险。

尼三大武装暴力事件发生规律分析

(一)恐怖袭击

尼日利亚恐怖主义指数常年位居世界前列。2022年3月,澳大利亚经济与和平研究所发布的全球恐怖主义指数显示,尼2021年全球恐怖主义指数排名全球第六位,较2020年上升两位,2021年共有448人因恐怖袭击死亡。博科圣地、伊斯兰国西非省(ISWAP)、安萨鲁等恐怖组织均活跃于尼境内。

从地域看,尼日利亚恐怖袭击事件主要发生于东北部的博尔诺州,并对周边的约贝州、贡贝州和阿达马瓦州产生外溢影响。2020年起,尼西北部恐袭事件逐渐增多,博科圣地与ISWAP均在西北部出现活动迹象。2021年西部的尼日尔州当地官员称博科圣地已经进入了该州多个社区,此前几乎未曾出现过恐袭事件的尼日尔州2021年发生6起恐袭事件,其中5起与博科圣地相关。

从时间看,圣诞节和新年前后(年末12月与次年1月)为恐袭风险高发期。数据显示,近六年来,每年12月和次年1月月均恐袭事件49起,月均死亡人数290人,相比之下,2-11月月均恐袭事件32.6起,月均死亡人数213人。

(二)民兵武装

尼日益恶化的安全局势促使该国的居民社区逐渐发展出用于自卫的武装民兵,但武装民兵的出现又进一步加剧了安全局势的恶化。各社区的武装民兵往往会参与到社区间的冲突中,在维护自身社区利益的同时也成为武装暴力事件的主要参与者。由于游牧民族富拉尼族和恐怖组织的存在,尼北部较南部更为混乱,民兵冲突也更为严重。2017年至2022年10月,64%的民兵武装暴力事件发生于尼北部的卡杜纳州、赞法拉州、卡齐纳州与尼日尔州。

相比恐怖袭击和农牧冲突,尼民兵武装与当地绑架事件具有更强的关联性。在尼所有绑架事件中,由民兵武装实施的绑架事件占比由2019年的10%迅速增长至2021年的41%。从事件数量上看,2019年民兵武装实施的绑架数量为20起,2021年已经迅速增长到380起,是2019年的19倍。从绑架动机上看,民兵武装实施绑架案件更偏向于经济原因,2021年民兵武装实施的各类安全冲突中,绑架已占到39.2%,但在其各种安全冲突事件中,因绑架造成的死亡人数仅占民兵武装造成的总死亡人数的16.8%。


(三)农牧冲突

农牧冲突起源于穆斯林富拉尼族游牧民和当地定居基督教农民围绕土地、水源等自然资源的争夺。21世纪以来,农牧关系逐渐紧张,近年因尼环境恶化导致冲突不断加剧,并在原有基础上被宗教、地位、种族等身份标志继续扩大。由于尼联邦政府和当地州政府未能出台有效缓解措施,农牧双方一直以来都是通过武装自卫团体保障安全,导致双方冲突和仇恨进一步激化。数据分析发现,尼农牧冲突带有明显的时空分布特点。

从空间看,农牧冲突主要分布地点近似呈十字形。卡杜纳州、高原州、贝努埃州、阿达马瓦州和纳萨拉瓦州均位于尼日利亚横纵中轴线上,五州农牧冲突事件数占总农牧冲突数52%。农牧冲突的发生与种族分布高度关联,以上五州位于尼中北部、中部、东部地区,均为多民族混居区域。多宗教信仰和各民族混居致使“中间地带”社会矛盾异常尖锐、错综复杂,游牧部族与定居族群间常因牧场与水源纠纷爆发冲突。

从时间看,牧民迁徙导致农牧冲突存在较为明显的季节性特征。尼降雨量由南向北逐步减少,通常每年5月至10月为雨季,11月至次年4月为旱季。近年由于北部干旱加剧,迫使北部富拉尼牧民的游牧范围由北部-中部逐渐向中部-南部转变,农牧冲突的时间和地理位置带有了较为明显的季节性趋势。雨季,农牧冲突发生数量占比48.5%,主要发生于高原州、卡杜纳州等中北部地区,旱季农牧冲突发生数量占比51.5%,多发生于贝努埃州、三角洲、塔拉巴州等中南部地区。


我企业在尼投资面临的主要安全风险

近年来,我国与尼投资合作较为密切。国家信息中心中企海外项目库数据显示,2013年“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以来中企在尼共承建92个工程项目,主要为基础设施建设项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中非研究计划数据显示,2015年-2019年我在尼工人数持续逆势增长,2020年受疫情影响,我在尼工人数同比下降29.37%,为8616人,人数仅次于阿尔及利亚。随着尼安全局势的不断恶化,我境外企业和员工的安全风险也不断提高。自2022年以来,我驻尼日利亚使领馆已连续发布15次安全预警。

从风险类型看,我企业及公民在尼主要面临风险为绑架和用地抗议。Acled数据显示,自2020年以来涉及中企及公民的各类风险事件共25起,其中18起为绑架案件,绑架目标多为我在当地建筑工人或矿工,2022年的6起绑架案件中,5起为当地民兵所为。此外,2022年3月和5月,尼西南部奥贡州与翁多州分别发生一起因用地问题引发的当地居民针对我中企的抗议。

从事件主体看,明确涉及民兵武装的风险事件正在逐年增多。近三年发生的18起涉华绑架事件中,有7起事件与当地民兵直接相关,其中有5起发生于2022年。近年尼民兵武装日益泛滥使我在尼人员的安全风险持续升高。从事件发生地看,涉我公民的民兵武装冲突主要发生在尼日尔州、奥孙州、奥贡州等西部非冲突高发地,尽管我企业及公民已避开风险较高的部分地区,但仍无法完全回避当地安全风险。值得注意的是,2022年起西部尼日尔州安全风险显著升高,截至2022年10月,尼日尔州共发生4起涉及我在尼公民的绑架案件。除2021年进入尼日尔州的恐怖组织外,还需警惕当地民兵武装造成的安全风险。

在尼投资安全风险规避建议

2022年4月8日,中尼两国召开第七届经济、贸易和技术合作联委会暨首届中尼政府间委员会经贸合作分委会视频会议,明确双方愿进一步深化合作,深入对接中非合作论坛第八届部长级会议“九项工程”和尼日利亚“九大优先领域”发展战略,做好“九项工程”在尼落实工作。未来合作依旧是中尼关系的主线。针对尼当前日趋紧张的安全局势,建议在尼投资企业从三方面加强安全防范。

一是项目管理方面,加强属地化管理,与当地居民形成利益共同体。当前中资企业海外项目多走上层路线,与当地政府达成合作协议,但尼部分地区政府对当地民众的管控力度较弱。在尼企业需切实考虑当地民众利益,在可替代性岗位上积极聘用当地劳工,提升人员属地化,培养当地核心雇员的企业归属感,结合项目实际情况,积极探索属地化施工管理模式。主动履行社会责任,带动当地就业,通过公开宣讲、义务诊疗、扶贫捐助等方式获得当地社区身份认同,使项目与当地经济和民众生活形成高度捆绑,特别是需要与当地社区建立经济联系,打造企业、政府、社区居民的三方利益共同体。

二是信息收集方面,遵循风险规律,密切关注当地经济形势与风险动态。近三年发生的25起涉我风险事件中18起为绑架案,随着尼通胀加剧、失业率升高等经济风险增加,恐助推绑架事件进一步升级。企业需安排专人密切关注所在州及周边区域的安全风险资讯与警示、所在地治安状况和经济形势,并与使领馆、当地政府部门、中国兄弟公司和安保公司保持联系,建立实时安保风险评估体系,加强风险趋势研判,做好应对准备。

三是员工管理方面,强化安全培训,充分发挥保险的安全保障作用。定期围绕项目所在地风险研判结果,开展员工海外安全教育培训和应急演练,提升安全防范意识和技能。购买员工境外人身与财产保险,提前建立风险补救机制。加强中方员工在海外工作生活行为规范,持续优化中方员工和当地员工之间沟通交流方式,增强理解和信任,减少风险诱因,降低安全风险。例如,《中非报告》与《全球之声》分别于2020年9月和2021年9月报道了在尼某中企涉嫌虐待尼日利亚工人事件,曾引发当地人在推特(twitter)上指控,造成不良社会影响。


免责声明:文章为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010-67801626)删除。
分享到

公告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