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中国埃塞建交50载,十大投资安全风险

发布日期:2021-01-27 09:24:26来源:微信公众号 走出去服务港作者:上海市商务委
2020年至今,因新冠疫情、大选临近、族际冲突、边境纠纷等诸多因素交织,中资企业投资埃塞面临的风险持续高企。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 走出去服务港)

【编者按】中国与埃塞现已建交50周年,两国半个世纪的友谊已于2017年提升为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双边关系与经贸关系持续深入,中国成为埃塞最大的贸易合作伙伴,上万家中国企业在埃塞投资兴业。2020年至今,因新冠疫情、大选临近、族际冲突、边境纠纷等诸多因素交织,中资企业投资埃塞面临的风险持续高企,以下是ICOVER安投平台专家对当前埃塞投资安全十大风险的分析提示。

01

公共卫生风险:

新冠疫情与霍乱引发健康挑战

目前,埃塞新冠肺炎累计确诊数在非洲大陆排名第五,仅次于南非、摩洛哥、突尼斯和埃及。截至2021年1月24日,埃塞俄比亚新冠肺炎过去24小时新增确诊469例;累计确诊133767例,累计死亡2066例,累计康复119416例,现有确诊12283例;累计检测超191万人次(埃塞总人口约1.05亿)。 


埃塞政府正持续加强机场筛查措施,以防止新冠病毒变异毒株传播。埃塞卫生部当局表示,民众应加强个人保护措施,如佩戴口罩、保持社交距离和定期洗手等,以防止感染病毒。此前,2020年12月22日,中国民航局对埃塞俄比亚航空ET636航班(亚的斯亚贝巴至成都)采取熔断措施,自12月28日起,继续暂停该航班运行2周,至2021年1月10日。

此外,联合国人道主义事务协调厅(OCHA)报告称,2020年12月,埃塞俄比亚南方人民民族州(SNNPR)Dawro区的8个县与Bench Sheko区的2个县共报告1873例霍乱病例,造成53人死亡。目前,甘贝拉州(Gambella)、南方州(SNNPR)、奥罗米亚州(Oromia)、阿法尔州(Afar)、锡达玛地区(Sidama)等地均已出现霍乱病例,当地已展开疫情防控工作,部分区域完成口服霍乱疫苗接种(OCV)。

02

人道危机持续:

局部暴力冲突导致流离失所加剧


联合国人道主义事务机构、欧盟外交事务部门及埃塞人权委员会(EHRC)均高度关注,2020年埃塞冲突频发的提格雷地区居民和国内流离失所者的安全状况,有可能真正演变为一场人道主义危机。总体而言,提格雷州的局势日益严峻。据报发生战斗、侵犯和虐待以及饥饿和营养不良的情况逐日加剧,影响到数十万人。

联合国人道主义事务协调厅(OCHA)报告指出,新成立的提格雷应急协调中心(ECC)汇报,该州超过450万人需紧急粮食援助,其中包括220万国内流离失所者(IDP)。该州总人口仅在500万到700万之间,其中还有5万多人逃到邻国苏丹避难。联合国人道主义事务协调厅(OCHA)还表示,虽然提格雷地区范围内人道主义援助货物的运送有了很大改善,但向埃塞联邦政府提出的重要工作人员部署和增援请求已等待了几个星期还未获批。

欧盟一直以来是埃塞、苏丹、索马里、厄尔特里亚等国难民的主要目的地,因此迫切希望埃塞局势趋稳。欧盟外交事务负责人Josep Borrell在博客中表示,这场冲突已远超国家内部的“法律和秩序”行动,直接威胁到非洲之角的稳定;在目前情况下,尤其是在人道主义援助无法全面进入冲突所有地区的情况下,欧盟只能推迟原定支付的8800万美元直接资金援助。

1月18日晚间,埃塞人权委员会(EHRC)报告称,该国水电等公共服务的持续中断有可能加剧居民和流离失所者的人道主义危机,委员会调查地区的司法部门机构仍未恢复,难以确保平民安全。在提格雷州首府默克莱,尽管因冲突飞涨的粮价已基本恢复到先前水平,但在默克莱以外的地方,冲突持续导致银行仍旧关闭。分析人士指出,迅速发展的人道主义危机可能加剧提格雷州当地对联邦政府的抵抗,尽管政府保证将恢复互联网访问和电信网络,但上述服务在提格雷州多地仍未恢复,因此很难核实该地区的真实情况。即使在提格雷州南部和西部等已恢复网络的地区,网络连接也并不稳定。据报道称,默克莱以外地区的电力供应仍时断时续。虽然2020年12月中旬以来,政府已下令重新开放商业机构,但食物等生活必需品的供应仍极为有限。1月22日,埃塞俄比亚副总理兼外交部长对外表示,提格雷地区85%的人道主义援助走廊现已开放。

目前,由于提格雷州的武装冲突以及本尚古勒-古马兹州与奥罗米亚州的族际冲突导致的流离失所,阿姆哈拉州(Amhara)境内的流离失所者已超过25.9万人且需要紧急人道主义援助,较2020年10月估计的人数增长40%以上。

此外,2020年7月至2021年1月4日期间,本尚古勒-古马兹州(Benishangul-Gumuz)梅特克尔区(Metekel)发生的系列族际暴力冲突已造成Bullen、Dangur、Dibate、Guba、Mandura、Wombera等多个县至少10.1万人流离失所。

03

族群矛盾:

部族间的民族宗教冲突仍频发

2021年1月18-20日前后,约占埃塞俄比亚人口一半的东正教徒迎来主显节(Timkat),首都亚的斯亚贝巴(Addis Ababa)、德雷达瓦(Dire Dawa)、阿姆哈拉州(Amhara)的贡德尔(Gondar)古城和拉利贝拉(Lalibela)等全国各地举行相关庆祝活动。今年受新冠疫情与限制措施影响,加之民族种族紧张局势加剧,暴力冲突风险高企。

1月19日,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警方表示,已挫败犯罪分子策划在主显节庆典制造暴力的图谋,据称205名嫌疑犯被捕,目前正在接受调查。另外,1月18日以来,多家媒体援引1月9日一家总部设在比利时的缔造和平非营利组织的报告称,提格雷州阿克苏姆(Aksum)的Maryam Tsiyon教堂遭疑似埃塞联邦部队与阿姆哈拉族民兵袭击,造成约750人死亡。该消息尚未得到其他主流媒体证实。

据安库APP与ICOVER全球安投研究信息数据库既往信息显示,2020年埃塞主显节(Timkat)期间,发生多起相关安全事件。2020年1月18日获悉,埃塞国家情报和安全局表示,挫败两起针对埃塞主显节贡德尔市庆祝活动的袭击图谋,逮捕数名疑犯,并缴获4枚手榴弹和200发子弹。1月20日,贡德尔市庆祝活动期间,一个木架因人数过多重量过载而崩塌,造成至少10人死亡,上百人受伤。1月20日,哈勒里州(Harari)首府哈勒尔(Harar),某团体试图阻止庆祝者举起埃塞俄比亚国旗(该节日期间的常见做法),引发冲突,造成至少2人受伤;未经证实的报道还称,穆斯林和基督教拥有的财产设施遭蓄意破坏。据报道称,奥罗米亚州(Oromia)的Bishoftu和Suluta也发生类似的冲突。2018年,阿姆哈拉州沃勒德亚(Weldiya)的庆祝活动期间,安全力量试图阻止与会者歌唱反政府歌曲,引发示威冲突,造成至少5人死亡、18人受伤。

04

政治稳定性:

推迟一年的大选临近

埃塞俄比亚国家选举委员会(NEBE)表示,埃塞俄比亚第六届全国选举定于2021年6月5日举行。此前,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的蔓延,埃塞俄比亚推迟了原定于2020年8月29日的大选。

本次选举预计将有50多个政党参加,2021年的选举预计将是自2005年以来竞争最激烈的大选。1月17日,由埃塞俄比亚7个反对党合并成立的新政党EZeMa宣布将在547个选区中的435个地区参与竞选,对现执政党提出挑战。这7个反对党分别是:Patriotic Genbot 7(PG7)、Ethiopian Democratic Party (EDP)、All Ethiopian Democratic Party (AEDP)、Semayawi Party、New Generation Party (NGP)、Gambella Regional Movement (GRM)、Unity for Democracy and Justice (UDJ)。该党于2019年5月9日宣布成立,目标是使埃塞俄比亚摆脱族裔政治,转而支持以公民身份为基础的政治,倡导个人权利、公民自由和更加分散的联邦制。

2021年1月18日,埃塞俄比亚全国选举委员会(NEBE)指控提格雷人民解放阵线(TPLF)发起武装暴力活动,宣布取缔提格雷人民解放阵线。

05

暴力犯罪飙升:

首都地区社会治安恶化

1月13日,美国驻埃塞俄比亚大使馆发布安全警报称,埃塞首都亚的斯亚贝巴(Addis Abba)的三大热门远足徒步地区,最近数周连续发生多起针对外国人的持械暴力抢劫事件,涉事地区包括:恩陀陀山(Entoto)、叶卡公园(Yeka)、盖勒莱植物园(Guellele Botanical Gardens)等。据报道,暴力犯罪越来越多与毒品相关。此前,1月10日,7名外国人在英国大使馆后面的叶卡公园徒步时遭到6名当地歹徒暴力抢劫,受害者携带的手机和现金等财物全被抢劫一空。

 

ICOVER安投平台专家分析,埃塞犯罪率的飙升可能与新冠疫情大流行对全球经济的影响以及埃塞新冠疫情防控限制措施带来的经济后果有关。虽然自疫情以来,埃塞政府尚未发布任何犯罪统计数据,或有关其经济表现的详细信息;但过去一年中,埃塞俄比亚的非正式劳动力很可能受到影响,导致一些群体加入犯罪团伙以维持生计。

06

闪电战变持久战:

提格雷州零星武装冲突持续

埃塞俄比亚提格雷人民解放阵线(TPLF)袭击埃塞国防军基地是埃塞俄比亚提格雷州北部军事冲突的导火索。2020年11月,国防军进入提格雷州对提人阵发动攻击。11月28日,埃塞俄比亚当局称,国防军在提格雷州北部的军事行动结束,已控制该州首府默克莱市。12月7日,埃塞政府否认“提格雷人民解放阵线”(TPLF)武装有能力采取游击战术发动叛乱,并称后者已被彻底击败。但TPLF领导人誓言继续战斗,故截至2021年1月,零星的冲突仍在当地持续。

1月13日,埃塞俄比亚国防军(ENDF)宣布,军方击毙多名因拒绝投降的前政府高官,包括前外长、前驻华大使梅斯芬(Seyoum Mesfin),前议会执政党党鞭阿斯梅拉什-沃尔德赛拉西(Asmelash Woldeselassie),以及前联邦事务部长阿巴耶-蔡哈耶(Abay Tsehaye),另有5名成员被俘。1月22日获悉,据埃塞俄比亚国防军称,曾领导“提人阵”武装力量的穆罕默德-埃沙少将和穆卢格塔-贝雷准将已和平投降。

目前,大权在握的埃塞总理阿比(Abiy Ahmed),还发起一场旨在解除该地区平民武装的运动,要求居民向当局交出武器。此后,当局已开展逐户收缴枪支行动,此举可能导致安全力量和不愿交出武器的居民之间发生孤立的冲突事件。总理阿比明确表示,行动最终目标是逮捕“提格雷人民解放阵线”的全部领袖。由于“提格雷人民解放阵线”誓言将继续抵抗,未来中短期内偶发的冲突可能会持续。“提格雷人民解放阵线”或继续利用该地区的山区地形,发动游击战来延长冲突。

此外,1月21日获悉,提格雷州首府默克莱,在提州电视台工作的一名埃塞记者及其朋友被枪杀。人权组织称,自2020年11月埃塞提格雷州爆发冲突以来,该州的新闻自由受到严重侵蚀。媒体监督机构也表示,去年至少13名记者在埃塞被捕,其中7人在提格雷冲突爆发时被捕。

07

西北冲突:

本-古马兹州族际矛盾殃及平民

1月13日,埃塞俄比亚西北部本尚古勒-古马兹州(Benishangul-Gumuz)梅特克尔区(Metekel)的Dibate县,发生最新一起针对平民的袭击事件,造成至少27人死亡,另有多人受伤。1月16日,梅特克尔区已实施每日19时至次日6时的宵禁,直至另行通知。1月11日晚,梅特克尔区Dibate县发生类似袭击事件,造成约60人死亡,20多人受伤,部分房屋被焚毁。据称,袭击者的目标疑似为来自阿姆哈拉族(Amhara)和阿高族(Agaw)平民。目前,尚无任何组织声称对该袭击事件负责,但袭击者被怀疑是前奥罗莫解放阵线(OLF)成员。

自2020年7月底起,本尚古勒-古马兹州梅特克尔区各地多次发生针对平民的袭击事件,包括Bulen、Dangur、Guba、Mandura、Wenbera等县,共造成约500人死亡,距离今年年初袭击事件最近的一次枪击平民事件发生在2020年12月23日,本尚古勒-古马兹州Bulen县的袭击事件造成20多人死亡,另有至少36人受伤。

目前,当局已向本尚古勒-古马兹州增派埃塞俄比亚国防军(ENDF)人员,以遏制暴力活动。据报道称,安全力量已击毙至少40人,并拘留至少5名地方政府官员,后者被控与暴力事件有关联。梅特克尔区位于本尚古勒-古马兹州东北部,与阿姆哈拉州相邻,该州一些民族之间因土地、资源分配等一直以来存在族际矛盾。

08

叛军作乱:

奥罗米亚州境内的阿姆哈拉族遭袭求

虽然,奥罗米亚州当局在该州持续开展安全行动,打击“奥罗莫解放军”(OLA)等反政府武装团体,但针对平民的袭击事件仍时有发生。OLA是前反政府组织奥罗莫解放阵线(OLF)的一个分裂派系。埃塞议会曾在2011年将OLF定为恐怖组织,但在2018年为促进谈判和和解已将其从恐怖组织名单中删除。

2020年12月28日,奥罗米亚州Horo Guduru Welega区,疑遭OLF的一个分裂派系“奥罗莫解放军”(OLA)成员的袭击,造成至少73人死亡。据悉,此类袭击主要针对居住在奥罗米亚州的阿姆哈拉族(Amhara)平民。

今年1月3日,奥罗米亚州(Oromia)West Wellega区举行集会示威,抗议据称由前反政府武装“奥罗莫解放阵线”(OLF)下属的军事派系Shene团体针对平民发动的袭击。示威者指责OLF-Shene团体在过去10年中杀害平民并破坏财产。埃塞俄比亚官方媒体Fana广播公司报道称,过去两个月,奥罗米亚州的安全部队已击毙265名疑似奥罗莫解放军(OLA)成员,并逮捕6名疑似反政府武装人员及其87名同伙。

09

边境纠纷:

埃塞与苏丹边境冲突局势升温

长期以来,埃塞与苏丹两国对边境法沙卡(Al Fashqa)地区主权存在争议,提格雷州爆发军事冲突后,该地区紧张局势持续升温。苏丹指责埃塞俄比亚支持的武装团体夺取苏丹农民的土地,并允许埃塞俄比亚农民在该地区自由活动。

1月7日,苏丹东部的加达里夫州(Al Qadarif)Sariba和al-Alawi地区,苏丹安全力量人员与埃塞俄比亚军队发生冲突事件。1月11日,苏丹加达里夫州al-Quraysha村遭到袭击,造成至少7人死亡。苏丹指责埃塞俄比亚支持的民兵组织对该地区的农民进行伏击。1月13日,苏丹方面指控,一架埃塞俄比亚军机进入苏丹领空,使两国边界争端“危险升级”。苏丹方面还呼吁国际社会进行干预,并要求埃塞俄比亚停止侵略。

1月13日,埃塞俄比亚驻苏丹大使阿梅罗(Yibtalal Amero)在苏丹首都喀土穆对国际组织代表和外国大使表示,自2020年11月以来,苏丹军队已占领埃塞俄比亚领土内的9个营地;其呼吁苏丹军队停止对埃塞俄比亚的攻击,以便通过和平手段找到解决办法;其补充说,1972年,负责划定苏丹与埃塞俄比亚边界的委员会没有提交关于解决农业和定居点问题的报告,不能将埃塞俄比亚农民赶出该地区。1月12日,苏丹国家边境委员会主席否认苏丹军队“占领埃塞俄比亚领土”的说法。

1月20日获悉,埃塞国防军(ENDF)参谋长已呼吁苏丹避免陷入战争陷阱,并致力于通过对话解决两国间长期存在的边界争端。

10

非盟难题:

复兴大坝谈判再陷僵局

截至1月下旬,埃塞、苏丹和埃及三国为解决埃塞复兴大坝(GERD)长期争端而进行的新一轮谈判仍未达成可接受的协议。

近期,由南非主持召开了埃及、苏丹和埃塞俄比亚外交和水资源六方部长会议,讨论他们在埃塞俄比亚修建复兴大坝问题上的分歧,以便就大坝的蓄水和运营规则达成一项具有约束力的协议。最终,埃塞俄比亚、埃及与苏丹三国就复兴大坝一事所举行的最后一轮谈判宣告失败。南非国际关系与合作部长纳利迪·潘多尔对会谈陷入僵局表示遗憾,称将把此事提交给南非总统、非洲联盟现任主席拉马福萨(Cyril Ramaphosa),以便采取必要措施。

1月8日,埃塞俄比亚灌溉和水资源部长向非洲联盟、苏丹和埃及政府提交函件,在函件中埃塞俄比亚宣布计划在今年7月2日大坝继续蓄水,无论是否达成协议。

对谈判之事,苏丹谈判代表认为,复兴大坝的会谈应该超越部长级别,提升到非洲联盟和三国领导人的级别,从而使各个国家的立场更加接近。而在谈判宣告失败之后,埃及媒体将宣传重点再次放到可能对复兴大坝及相关设施进行的军事行动上。埃及媒体《朝阳报》(Al-Shorouk)主编马德丁·侯赛因签发了一篇名为“埃塞俄比亚只尊重实力”的文章。文章指出,埃及就复兴大坝问题已于埃塞俄比亚周旋多年,从外交、谈判和政治上的努力都已耗尽。现阶段的埃塞俄比亚缺乏谈判的诚意,明显是想通过拖延战术,加强复兴大坝建成的既定事实。目前,埃及对大坝采取军事行动并非不是一种可能性,埃及军队可能只要有效对埃塞俄比亚周边发电站进行打击就能够瘫痪大坝项目。2020年11月15日,埃及宣布和苏丹在苏丹北部举行空军联合军事演习,代号为“尼罗河雄鹰1号”(Nile’s Eagles-1)。

1月15日,埃及政府呼吁新任美国政府在寻找解决埃塞大坝危机的办法方面发挥作用。

专家分析与应对建议

2020年11月,中国与埃塞俄比亚建交50周年,半个世纪以来,两国经贸关系在合作中不断升级。2017年,两国关系提升为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双边关系进一步深入。目前,埃塞连续11年成为中国在非洲的第一大贸易伙伴国,上万家中国企业在埃塞投资兴业。根据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2020年报告,2019年,中国仍是埃塞最大的外商直接投资来源国,占该国新批准的外商投资项目的60%左右。

埃塞俄比亚作为非洲经济增速最快的国家之一,2019年经济增长8.3%,经济增长速度位列全球第四。尽管受到新冠疫情影响,埃塞俄比亚总理阿比在第18届国会例会上表示,埃塞2021年经济增长前景将是非洲最好的国家之一。2020年11月,据埃塞俄比亚商业银行预测,估计该国经济从新冠危机中恢复后在未来三年的平均年增长率将达10%。而11月,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最新报告显示,埃塞经济受到新冠疫情的严重冲击;预测埃塞俄比亚2020年的经济增长速度为1.9%(埃塞政府此前发布的2020年预期经济增长为6.1%);2021年的经济增长速度将为零;预计该国的经济复苏将从2020年第四季度逐步开始,到2022年才能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

目前,埃塞正在努力为中国企业在埃开展重要基建投资项目创造良好的营商环境。但由于新冠疫情、大选临近、族际冲突、边境纠纷等诸多因素交织,预计中资企业在2021年投资埃塞面临的风险仍持续高企。其中,针对6月大选前敏感局势,应进行短中长期规划,采取相应的风险防范与应对措施。

从短期来看,驻敏感地区的中方企业,应随时备足10天以上的水米油菜等食品,储备汽油、电池、小型发电机等,车辆尽可能保持良好状况,有问题及时修理,以便随时准备应对突发事件;应做好突发危机时,可迅速撤离至机场的准备;工厂应少留库存,尽量做到防火、防冲击等,避免与工人正面冲突。

从中期来看,预计未来埃塞政治大选动荡周期将至少持续到选举后,在敏感地区的中方企业若本来就开工不足或者效益不好,建议果断趁早停工关厂,并做好留守看厂房安排工作,以规避风险,等大选后局势明朗后再做决策;不建议在大选前扩大生产投资,也应尽量少进原材料,少量多次进为宜。

从长期来看,目前埃塞国内,尤其是局部政局动荡、族际冲突频发的形势在未来3-5年内料难以发生巨大改善,所有在敏感地区投资的工厂及企业可考虑逐步缩小规模,或去其他地区设厂或设分厂,以分散风险。

鉴于以上复杂情资与风险分析,ICOVER安投平台专家建议驻埃塞各地,尤其是首都、提格雷州、奥罗米亚州、阿法尔州、索马里州、南方州、本尚古勒-古马兹州、德雷达瓦等地区,中方企业与人员在近期与未来数月,应注意:

(一)中方投资、贸易、承包工程企业应关注该国政治稳定性、武装冲突与族际矛盾、边界争端与土地问题政策、社会公共治安、汇率波动、商事法律、海关税务等方面的隐患及风险,必要时应咨询专业风评机构,提前做好整体风险研判,规划应对措施;中方企业应依法合规经营,严格遵守税收制度;与执政党、州政府、当地部族领袖及当地基层军警人员保持良好关系;重视工会组织及所在社区诉求,完善社会责任管理制度,尊重当地文化与风俗禁忌,加强交流并妥善处理各类群际关系,确保当地雇员与周边民众合法权益;

(二)中方企业应遵守当地有关法律法规,谨言慎行,注意安全防备并采取必要防范措施,警惕当地族群青年组织,留意居所与营业场所周边异常情况及可疑人员,适度提高驻地、施工现场与随行安保等级;根据自身条件严格落实外出警卫随车等各项安保规定,遇突发事件须第一时间报告,以免遭受影响;中方人员应提前购买人身和财产保险,引入骚乱袭击预防危机管理解决方案,尽可能减少人身伤害与财产损失;

(三)中方在外人员应避免前往提格雷州和距该州边界30公里以内地区,减少在民族种族混居地、示威集会敏感地、西方外交机构与企业、节庆纪念活动场所、宗教场所与教育机构、能源设施与输油管线周边、公共交通系统与中转枢纽、高档酒店餐厅与大型购物中心、公共场馆与露天市场等人群密集场所的逗留时间,减少在电视台、政府公署与军警服务设施或车辆周边的滞留时间;请勿出于好奇,跟风模仿抗议者双手交叉,避免接触非法旗帜;避免谈论社会、民族、政治、宗教等敏感话题,谨慎或避免前往边境、族群交错区、难民聚居地与贫民区等高危区域,以免遭受武装冲突或军警行动波及影响;

(四)在外人员还应随时留意当地媒体对国内政治形势、族群相关问题、派系集会示威等最新报道;关注社交媒体各激进反叛组织的最新动态与袭击警告;中方企业管理人员应聘请专业机构,随时做好动态安全评估,了解项目动态安全信息,必要时应考虑暂时撤离危险地区。同时,应严格遵循埃塞军警部门及各级政府有关禁令,并听从当局发出的最新指示行动。

【资料来源】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海外安保信息技术(北京安库)经贸摩擦预警中心、长三角中小企业海外风险预警中心、ICOVER全球安投研究信息数据库、安库风险信息公司

免责声明:文章为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010-67801626)删除。
分享到

公告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