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国央行面临“史诗级”抗通胀斗争

发布日期:2023-01-10 10:54:04来源:参考消息网作者:
2023年,世界上最大的一些经济体及其央行面临一项棘手的任务:在不引发衰退的情况下,通过提高利率来抑制通胀。

澳大利亚“对话”网站1月3日发表题为《2023年全球经济:为什么各国央行在政治因素阻碍下面临史诗级抗通胀斗争?》的文章,作者是英国伦敦大学荣誉研究员史蒂夫·希费雷斯,文章编译如下:

2023年,世界上最大的一些经济体及其央行面临一项棘手的任务:在不引发衰退的情况下,通过提高利率来抑制通胀。无论愿意与否,现在美联储、英格兰银行和其他央行都被推入一场争论的中心,这场争论可能威胁到它们的独立性以及采取果断行动遏制物价上涨的能力。

通胀挑战

高通胀可能是未来一年间世界经济面临的最大挑战。

通胀迅速加剧:目前,大多数发达经济体(比如美国和欧洲一些国家)的通胀率已达到或接近几十年来的最高水平,导致许多国家的生活水平停滞或下降。高通胀对最贫困人口的伤害格外大,因为他们的收入主要花在食品和能源上。

在经历了20年稳定的低通胀期后,通胀急剧上升令各国央行感到意外。它们的反应是在2022年下半年大幅加息。美联储率先加息,在几个月内将利率提高了4.25个百分点。英格兰银行、欧洲央行和其他央行紧随其后。它们的策略似乎奏效了。美国的通胀已经放缓。而在英国和欧元区,最新数据显示,通胀率或许已经见顶——尽管仍然很高,在10%上下——而且可能开始下行。

预计一些央行将在2023年持续加息,但会放慢速度。不过,加息可能给已经很黯淡的发达经济体的增长前景进一步蒙上阴影。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预测,2023年,美国和欧元区的经济增速都将仅为0.5%,远低于历史平均水平,而欧洲最大经济体德国的经济实际上将收缩0.3%。英格兰银行预测,英国经济将继续收缩,直到2024年年中。

财政支出

这就引出了第一个可能打乱央行计划的政治问题:政府开支。

政治大戏正在以不同的方式上演。在美国,支出大幅增加,最引人注目的是2021年底被签署成法律的1.2万亿美元基础设施法案和2022年12月获得通过的1.7万亿美元预算法案。

这种扩张性财政政策也许会持续数年,可能会破坏美联储等央行抗击通胀的努力。在央行试图通过抑制需求来降低通胀的情况下,政府开支增加起到了相反的作用。这可能迫使美联储和其他央行比原计划更大幅度地加息。

在欧洲,各国政府被迫斥巨资补贴消费者和企业的能源账单,但经济放缓使得税收减少,导致政府赤字飙升。

在英国,保守党政府仍将抗击通胀作为首要任务,宣布如果赢得预计将于2024年举行的下一次大选,将削减能源消费补贴,提高税收,并进一步减少公共开支。尽管采取这些举措是为了抑制通胀,但在政治上不受欢迎。

现在,英格兰银行内部在是否或以怎样的速度继续加息的问题上存在分歧。

央行信誉

在过去20年间,央行不受政府干预的独立地位,以及将公共通胀目标设定在2%上下的做法,帮助它们在抗击通胀方面赢得了信誉。

现在,央行的信誉和独立性都可能受到威胁。央行官员(尤其是欧洲国家的央行官员)敏锐地意识到,公众对加息可能抑制经济增长感到担忧,部分原因是,他们国家的经济比美国经济受乌克兰战争的影响更大。此外,消费者正受到抵押贷款还款额增加的打击,而这可能抑制房地产市场。

与此同时,央行竭力劝说工人不要为了弥补通胀造成的损失而要求提高工资,希望此举有助于降低加息的必要性,但适得其反。尤其是在英国,公共部门工人的罢工浪潮丝毫没有减退的迹象。

由于右翼政府在若干欧元区国家上台,围绕欧洲央行作用的早就存在的政治紧张关系加剧。

传统上,在德国德意志联邦银行的影响下,欧洲央行比其他央行更担心通胀。在取消低利率(甚至负利率)政策方面,欧洲央行的行动比其他一些央行更为缓慢。

在大西洋的另一边,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拒绝任何减少他对通胀关注的努力,而来自左翼和右翼的政治压力可能会增大,尤其是如果特朗普成为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的话。这最终可能导致美国国会或新政府试图改变央行的做法。

未知水域

如果央行预测到2023年底通胀率将大幅下降一事真的应验了,那么这一切就都不是问题。但这些预测基于这样一种看法,即能源价格在未来一年里将继续低于峰值,甚至进一步下跌。

由于目前生活成本危机已成为许多发达国家民众最关心的问题,利率的设定已不再只是技术问题,而是变得高度政治化。各国政府和央行都在进入未知水域,试图在不拖累经济增长的情况下抑制通胀。如果事实证明它们的预测过于乐观,那么经济代价可能会很高。

这一切都意味着,通胀前景的不确定性很高。有人担忧会出现上世纪70年代的那类滞胀——通胀居高不下和经济增长停滞,这种担忧可能成为现实。

免责声明:文章为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010-67801626)删除。
分享到

公告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