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再加息影响几何? 新兴市场恐遭殃

发布日期:2022-06-17 09:11:48来源:欧洲时报网作者:
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15日宣布加息75个基点,此举不仅是美联储今年以来连续第三次加息,其加息幅度亦是1994年以来首次。

【欧洲时报网】由于美国通胀“高烧”不退,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15日宣布加息75个基点,这是美联储自1994年以来单次最大幅度的加息。分析人士认为,随着美联储货币政策进一步转“鹰”,美国股市、房市承受冲击,就业市场面临挑战,经济“硬着陆”风险加大。同时,美联储收紧货币政策产生的负面外溢效应也让全球金融市场承压。

美联储仍对美国经济韧性保持乐观

综合香港中通社、新华社报道,美联储决策机构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15日在结束为期两天的货币政策会议后发表声明说,通胀率居高不下,反映出与新冠疫情相关的供需失衡、能源价格上涨和更广泛的价格压力。委员会表示“高度关注通胀风险”。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会后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说,在5月初的货币政策会议上,委员会成员普遍认为,如果经济和金融状况发展符合预期,本次会议应考虑加息50个基点。但面对近期通胀数据出人意料地上升等一系列事态发展,委员会认为,本次会议有必要进行更大幅度的加息,同时继续大幅缩减资产负债表规模。

鲍威尔还表示,从目前来看,在下一次会议上很有可能继续加息50个基点或75个基点,委员会将根据未来的经济数据作出决定。他说,加息75个基点非同寻常,预计这种幅度的加息不会经常出现。

不过,美联储仍然对美国经济的韧性保持了相当的乐观。美联储的声明表示:“美国经济在经历了第一季度的小幅下滑之后整体有所回升”。连续几个月就业的强劲增长给予了美联储足够的信心,正如鲍威尔所言“美国经济有能力应对紧缩的金融政策”。

在经济展望预测报告中,美联储官员则将今年与明年的经济增长率从3月预估的2.8%和2.2%下调至1.7%,失业率则预计将从目前的3.6%上升至年底的3.7%,并在2024年攀升至4.1%。

美国经济“软着陆”难度越来越大

富国银行证券经济学家萨拉·豪斯和迈克尔·普列塞在一份分析报告中指出,美联储对经济增长的预测仍相当乐观,只有经济增长出现“更实质性的放缓”,核心通胀率才会回到美联储2%的目标,而这可能会对劳动力市场造成更大损害。

美国企业研究所经济学家德斯蒙德·拉赫曼表示,年初以来股票和债券市场价格下跌已导致价值约12万亿美元的美国家庭财富蒸发,随着美联储进一步收紧货币政策,股市在过去几天里大幅下跌,这或许预示着今年晚些时候的“硬着陆”。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所长亚当·波森认为,加速加息或提前加息对衰退风险影响不大,最重要的是美联储最终加息多少。他表示,如果将本轮加息周期结束时的利率水平从3%左右上调至4%以上,那可能意味着会导致经济衰退。

根据彭博社经济部15日发布的预测,美国经济到2024年年初出现衰退的可能性高达72%。

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马伟认为,加息对美国来说,可能会让美国火热的经济进一步地降温,很可能没有办法实现所谓的“软着陆”,也就是说,如果它继续这么大幅度加息,明年或后年,美国经济有可能陷入衰退。美国这边的利率幅度越高,越会加速全球的资本流向美国,主要是流入债市,同时也推高了美元汇率,不利于美国出口,利率水平本身的提高也会削减投资和消费,所以美国经济衰退的概率更大,但资本流入并非导致衰退的直接原因。

不太可能出现广泛的金融不稳定

分析人士指出,美联储前期行动迟缓,一定程度上导致眼下美国面临40年来最严重通胀局面,美联储不得不在加息、缩表上“下猛药”。这不仅仅会对美国经济自身造成冲击,也将波及全球金融市场。

拉赫曼告诉记者,美联储持续加息正促使资本从新兴市场经济体流入美国,这可能导致一些经济体发生债务违约,并让全球金融市场承压。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估计,低收入国家中已有六成处于或即将陷入债务困境。世行行长马尔帕斯此前表示,各国面临严重的融资压力,预计债务危机今年将“继续恶化”。IMF认为,主要央行在收紧货币政策时应清晰沟通,谨防给脆弱的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带来溢出性金融风险。

波森指出,由于美联储大幅加息,一些中低收入经济体将出现财政困难,面临食品和能源价格高涨困扰且仍处于新冠疫情阴霾之下的经济体将遭受冲击。

不过,波森认为,大多数中低收入经济体比过去更有能力应对美联储加息的冲击,因此不太可能出现广泛的金融不稳定。

马伟认为,加息会导致一些新兴市场国家如阿根廷、土耳其、南非等国的货币风险和债务风险进一步提高,一方面是货币贬值,另一方面是债务违约的概率会大大增加,因为它们有很多外债,美国一加息,这些国家的货币贬值,如果它们用本币来偿还外债,债务额就会大大增加。

“对于中国来说,当然不是很好消息,因为中国也是新兴市场国家的一部分,人民币会进一步面临贬值压力,而且中国货币政策的调整空间也会被压缩。”马伟表示:“不过中国应该没有很大的外债风险,因为中国的外债水平本来就不高,人民币汇率的相对贬值也不会太多。”

免责声明:文章为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010-67801626)删除。
分享到

公告

热门文章